微软创始人的十五年沉船探索史

微软创始人的十五年沉船探索史

2015年3月2日,菲律宾锡布延海,八爪鱼号上深海潜水器监控室里的显示器上,探照灯的远光在水下1200米的深处努力地想穿越前方那深邃厚重的黑暗,突然水流和电磁噪音似乎受到了一些异样的扰动,一个鬼魅般的剪影开始从阴影中显现,镶嵌着1.2米直径圆形纹饰槽、锈迹斑斑的巨大舰首逐渐变得清晰。这是1944年10月24日以来,时隔70年4个月零6天,日本海军大和型战列舰二番舰武藏,再一次被人类的灯光照亮。

“从小时候开始,我就一直沉迷于二战史,这是受我曾在美国陆军服役的父亲的影响。武藏是真正的工程奇迹,我以工程师之心,对武藏建造上的所投入的技术与成就表示高度赞赏。我很荣幸能参与发现这一海军史上的关键舰船,并且对曾在她上面服役的无比勇敢的人们的故事予以由衷尊重”

“从小时候开始,我就一直沉迷于二战史,这是受我曾在美国陆军服役的父亲的影响。武藏是真正的工程奇迹,我以工程师之心,对武藏建造上的所投入的技术与成就表示高度赞赏。我很荣幸能参与发现这一海军史上的关键舰船,并且对曾在她上面服役的无比勇敢的人们的故事予以由衷尊重”

作为微软公司的两位创始人之一,保罗·艾伦(Paul Allen)是美国著名的富豪。在发明、投资与慈善之外,艾伦也醉心于考古探索、海洋保护等事业。受到其父亲的影响,他尤其对军事相关的题材尤为热衷。艾伦于2004年建立了“飞行遗产与战斗装甲博物馆”(Flying Heritage & Combat Armor Museum),收藏了大量来自美国、英国、德国、日本、苏联(俄罗斯)的军用飞行器、坦克以及其他军事相关藏品。同时,他还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豪华游艇之一的八爪鱼号(MY Octopus),以及深海研究船海燕号(RV Petrel),这两只舰船也成为了艾伦团队后来历次探索活动居功至伟的大功臣。

在2012年以前,八爪鱼号和海燕号作为艾伦的研究团队的坐舰,经常被贷出从事海洋研究相关工作。2012年,艾伦团队参与了英国皇家海军组织的对1941年5月在丹麦海峡被德国海军俾斯麦号战列舰(KM Bismarck)击沉的英国皇家海军胡德号战列舰(HMS Hood)残骸的探索活动,成功发现了胡德号的舰钟,但是原本计划回收的后续任务因为天气原因而被迫取消了。

尽管没能成功回收舰钟,艾伦团队在探索活动中结识、纳入了大量相关领域的专家与人才,包括专精水下沉船定位打捞的海洋学家、蓝水回收公司(Blue Water Recoveries)的创始人大卫·默恩斯(David Mearns)。以这次活动为契机,艾伦团队开始了大规模的海底战争遗迹的探索活动,而与世界各地海洋探索家的合作也为后续的活动奠定了基础。

勘测铁底海峡是艾伦团队的第一次大规模海底沉船探索活动。“铁底海峡”(Iron Bottom Sound)是位于所罗门群岛中,萨沃岛和佛罗里达岛南方,瓜达尔卡纳尔岛北方之间的海域,旧称“萨沃海峡”(Savo Sound)。在1942年~1943年太平洋战争期间,美日双方为争夺瓜岛的控制权进行了至少5次大规模海战与若干次小规模海战。因为大量的海军舰船葬身于此,这片海域后来被改称为“铁底海峡”。

2015年1月开始,艾伦团队用声纳扫描了铁底海峡中超过380平方英里的海床,发现了29处沉船残骸和7处碎片集中区域。其中6处残骸得到了充分确认包括,美国海军新奥尔良级重巡洋舰阿斯托里亚号(USS Astoria CA-34),昆西号(USS Quincy CA-39),文森斯号(USS Vincennes CA-44),北安普顿级重巡洋舰北安普顿号(USS Northampton CA-26),亚特兰大级轻巡洋舰亚特兰大号(USS Atlanta CL-51),皇家澳大利亚海军郡级重巡洋舰堪培拉号(HMAS Canberra D33)。

此外有11处残骸得到了初步确认,包括美国海军辛姆斯级驱逐舰沃克号(USS Walke DD-416),弗莱彻级驱逐舰德黑文号(USS De Haven DD-469),马汉级驱逐舰普雷斯顿号(USS Preston DD-379),库欣号(USS Cushing DD-376),班森级驱逐舰拉菲号(USS Laffey DD-459),巴顿号(USS Barton DD-599),格里维斯级驱逐舰蒙森号(USS Monssen DD-436),维克斯级驱逐舰利德号(USS Little DD-79),日本海军特型I型驱逐舰吹雪、特II型驱逐舰绫波、白露型驱逐舰夕立。剩余的残骸没能得到确认。

真正开始让艾伦团队声名显赫的,是武藏的发现。这只巨大的战舰至今仍保有3项世界纪录,世界上最大的战列舰、搭载最大口径舰炮的军舰、被弹量最多的军舰。然而,在战争中她要面对的并不是对方的战列舰,而是漫天的空袭与航空火力的超视距打击。武藏与姐姐大和一起,为战列舰时代的结束划上了休止符。

在莱特湾海战中,锡布延海是美日双方首次接触的地方。1944年10月24日,美军发现了进入此地的栗田舰队之后,立即组织了空母对其进行打击,而大和型的两舰大和、武藏则成为了重点目标。在随后的空袭中,武藏遭受重创,失去部分动力无法跟随本方舰队,最后无奈只能被抛弃作为断后,在美军随后的舰载机空袭中战没。

这是由駆逐艦「磯風」水雷长拍摄,舰体已经严重前倾的武藏的照片,记录下了武藏战没的瞬间

武藏一共遭受了6个波次的美军舰载机空袭,推定被命中鱼雷20枚,爆弹17枚,至近弹20枚以上。武藏一共2399名舰员中,包括猪口敏平舰长在内的1023名阵亡,1376名得到了伴随驱逐舰浜风、清霜的救助。关于最后的沉没地点,一直有两种说法,一是猪口船长遗书交给加藤大佐后,全员退舰时战斗详报中使用的“東経122度32分、北緯13度7分”,另一个是清霜报告的最后沉没地点“東経122度41.5分、北緯12度48分”。然而在上述海域,战后的水中探查均没有发现。武藏也成为了日本海军中最后一只没有被确认沉没位置的战列舰,直到2015年3月2日。

“1944年战没的二战战列舰武藏 锡布延海水下1公里由MY八爪鱼号发现,舰首的菊花纹章与巨大的舰锚”

“1944年战没的二战战列舰武藏 锡布延海水下1公里由MY八爪鱼号发现,舰首的菊花纹章与巨大的舰锚”

2015年3月2日,艾伦团队乘坐八爪鱼号,于菲律宾锡布延海水下1200米的深处,寻找到了大和型战列舰二号舰武藏的残骸。艾伦在自己的推特上首先宣布了这一发现。随后武藏的身份得到了日本海军史研究家、吴市海事历史科学馆(大和博物馆)馆长戸高一成的确认。大和型战列舰的舰首饰则是象征天皇的菊花紋章,大和与武藏直径分别是1.0米和1.2米,材质为木质,贴有金箔,在照片中则已经剥落了,只留下一个凹槽。

随后的几天,艾伦继续在推特上发布了几张照片与两部时长总共2分半的高清视频剪辑,包含了巨大的螺旋桨,舰锚,舰首,15.5cm联装炮,舰桥,46cm三联装炮基座,96式高射机炮等等。

“武藏的舰员,安息吧,近1023名阵亡。我们从这张照片确认了战舰的日本出身”

“武藏的舰员,安息吧,近1023名阵亡。我们从这张照片确认了战舰的日本出身”

“今天对武藏的一些新发现,包括更多有日文印刻的物件,如果可以提供任何翻译,非常感谢”

“今天对武藏的一些新发现,包括更多有日文印刻的物件,如果可以提供任何翻译,非常感谢”

很多日本网友当然就在评论区鼎力相助了,大概是武藏号舰尾的水上飞机弹射器的操作说明。

保罗·艾伦的团队为搜寻武藏前后一共进行了超过8年的准备工作,终于在2015年成功将她找到。在勘测活动结束之后,艾伦与日本和菲律宾政府合作,确保武藏的残骸作为战争坟墓,能得到符合日本传统的妥善处置。艾伦还向日本放送协会(NHK)提供了超过100小时的影像素材,2016年12月4日,NHK根据艾伦提供的资料,3D复原了武藏在海底的状态,播放了NHK特集纪录片「戦艦武蔵の最期」。

舰钟是古老的航海用具,最初被用以舰上报时、换班信号、警报等等功用。尽管在今天舰钟已经失去大部分实战功能,但其作为仪式与象征的意义,使得各国海军仍有军舰设置舰钟的传统。例如美国海军规定:舰钟在舰船服役时一直随舰,因为舰钟往往会铭刻舰名,即使军舰改名,原名舰钟也必须保留在舰上。军舰退役之后,舰钟将会移送到美国海军部,作为美国政府与海军部永久财产保存。由此可见,舰钟在很大程度上被视为军舰本身的重要象征之一。

2012年的胡德号探索活动中,胡德的舰钟虽然被发现了但是未能成功回收,三年之后的2015年8月7日,在英国国防部的许可下,艾伦团队再次前往胡德残骸海域,成功打捞了舰钟。并将其归还给了英国皇家海军。经过修复与复原,2016年5月24日,英国皇家海军在皇家海军国家博物馆举行了纪念胡德号战没75周年的仪式,缅怀与舰同沉的1415名皇家海军官兵(胡德号全舰1418名舰员除了3人获救外全部牺牲)。仪式上,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唯一女儿,安妮长公主,时隔75年,再次敲响了这只皇家海军的骄傲,“全能的胡德”的舰钟。

1940年10月12日,英国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在执行从亚历山大港到马耳他的补给任务(MB6)中,所属轻巡洋舰阿贾克斯号(HMS Ajax)在西西里岛的东南方,帕塞罗角海域,遭遇了意大利皇家海军4艘驱逐舰、3艘鱼雷艇组成的舰队。

意大利舰队在午夜时分发动攻击,尽管当晚是朗月当空,阿贾克斯号在意大利舰队发射鱼雷并舰炮开火之前都没能发现靠近的敌舰。虽然如此,在随后双方爆发的炮雷击战中,意大利人很快见识到了英国海军的夜战素养。阿贾克斯号遇袭之后向意军猛烈还击,倾泻了490发各式口径的炮弹和4发鱼雷,在小破之后与意军舰队离脱驶离海域。意大利皇家海军士兵级(Soldati)驱逐舰炮兵号(RM Artigliere)被弹受伤失去大部分动力,由同级的黑衫军号(Camicia Nera)拖曳航行。早晨,英国皇家海军重巡洋舰约克号(HMS York)赶到,在发炮驱离了黑衫军号之后,发射鱼雷命中了漂流中的炮兵号,将其击沉。次日意大利海军重回海域营救海员,254名舰员中,包括舰长卡洛·马戈蒂尼(Carlo Margottini,意大利海军在2013年以他命名了一艘FREMM欧洲多用途巡防舰)在内的132名阵亡。

2017年初,海燕号完成了深海勘测特化改造。同年3月,艾伦团队在地中海勘测时发现了炮兵号的残骸。艾伦团队4月通知了意大利政府,并表示沉船的确切位置将不会向公众公开,但是会将具体地点向在世的炮兵号船员及家庭成员传达,以便家族凭吊。

1945年7月15日,美国海军波特兰级重巡洋舰印第安纳波利斯号(USS Indianapolis CA-35)从旧金山出发,秘密运送的零件与材料前往天宁岛。同月26日抵达,完成了运送任务。接着在前往莱特湾的途中,遭遇了日本海军巡潜乙型伊58号潜水舰的雷击,成为了太平洋战争中日本海军击沉的最后一艘美军大型水面舰艇。

“能发现这一在二战史上扮演了举足轻重角色的舰船,并对美国海军印第安纳波利斯号上勇敢的舰员以及他们的家人致以敬意,对我来说是十分荣幸和振奋的。作为美国人,我们永远感谢那些在骇人听闻的恐怖环境中表现出勇气、决心和牺牲精神的舰员们。在我们继续搜索剩余残骸的同时,我希望所有与这只舰船有所羁绊的人都能通过这一望穿秋水而终于到来的发现感到一丝慰藉。”

“能发现这一在二战史上扮演了举足轻重角色的舰船,并对美国海军印第安纳波利斯号上勇敢的舰员以及他们的家人致以敬意,对我来说是十分荣幸和振奋的。作为美国人,我们永远感谢那些在骇人听闻的恐怖环境中表现出勇气、决心和牺牲精神的舰员们。在我们继续搜索剩余残骸的同时,我希望所有与这只舰船有所羁绊的人都能通过这一望穿秋水而终于到来的发现感到一丝慰藉。”

2017年8月19日,艾伦团队在菲律宾海5500米以下发现了印第安纳波利斯号的残骸。作为当时美国海军第5舰队的旗舰,对印第安纳波利斯号残骸的搜索工作从沉没时开始就一直存在,但是都无果。这次的发现也要归功于海军历史与遗产中心(Naval History and Heritage Command)的理查德·胡维尔(Richard Hulver)博士,他的研究使得本次搜索扩大到了一个新的海域并终获成功。

由于印第安纳波利斯号依然是美国海军的财产,所以其具体位置仍将保密。不过艾伦团队与美国海军计划为22位在世的舰员以及所有曾经在她上服役舰员的家属提供信息与致敬仪式。

1944年10月25日夜,莱特湾海战中,日本海军中将西村祥治指挥的第一游击部队第三部队,战列舰扶桑、山城,重巡洋舰最上,驱逐舰时雨、山云、朝云、满潮在穿越苏里高海峡时遭遇了杰西·奥尔登多夫少将指挥的第七舰队分队,包括6只战列舰,8艘轻重巡洋舰,26艘驱逐舰,39艘鱼雷艇的伏击。这也是海军历史上最后的“T”字战列舰对决,西村舰队除时雨成功离脱战场之外,其余全部战沉。

尽管苏里高海峡的平均深度并不深,但是其中有着时速3海里的南向强烈洋流,这也是阻碍此前寻找沉没西村舰队的尝试的主要原因。海燕号配备的深潜机器人则足以克服这个困难。2017年11月23日,海燕号捕捉到了山城的残骸,25日确认了扶桑的残骸。29日,艾伦团队宣布找到了全部5只在苏里高海峡战沉的日本军舰,包括扶桑、山城、满潮、山云、朝云(最上被弹大破之后勉强开出了海峡,后在美军空袭中战沉)。

奥尔莫克湾海战(多号作战)中,日本海军组织了10次输送作战,以增援在莱特岛上的守军,美军则派出了大量架次的飞机予以空袭,并出动駆逐舰中队布雷、拦截。在2017年12月~2018年1月之间,艾伦的团队一共找到了6只日美双方的驱逐舰残骸。

维克斯级驱逐舰华德号(USS DD-139)是太平洋战争中打响了美军方面第一枪的船只,在珍珠港空袭之前,华德号发现并击沉了日本海军执行侦察任务的一只袖珍潜艇。在奥尔莫克湾海战中,华德号遭到神风特攻飞机攻击大破,美军离舰后选择将其炮击处分。

艾伦·M·萨姆纳级驱逐舰库珀号(USS Cooper DD-695)在1944年12月3日,拦截日本多号作战第七次船团时,遭到日本海军松型驱逐舰竹鱼雷攻击击沉。

日本海军岛风型驱逐舰岛风号,是日本海军中唯一一只配备有零式五联装鱼雷发射管的军舰,所以当鱼雷发射管被发现之后,就直接判断是岛风了。

11月11日的第三次多号作战中,日军运输船团遭到了美军第38特混舰队舰载机的猛烈空袭,除了驱逐舰朝霜幸存之外,岛风、若月、浜波、长波、以及运输舰、扫海艇全部战沉。所以这几只驱逐舰基本都在同一片海域长眠。岛风之外发现的分别是秋月型驱逐舰6番舰若月,夕云型驱逐舰4番舰长波、13番舰浜波。

作为防空驱逐舰的若月是4舰中唯一使用长10cm高角炮的,接着通过判断舰首相对位置来判断两艘夕云型——长波和浜波。长波沉没时是舰首向上的。长波舰身残骸附近有很多的网线缠绕,让水下调查很困难。

1942年5月4日~5月8日,美日之间展开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航母对战——珊瑚海海战,战役全程没有军舰间的炮雷击战,所有攻击全部由舰载机完成。日本海军祥凤型轻空母祥凤、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ydongfang.com/,南安普顿美国海军列克星敦级航空母舰列克星敦号(USS Lexington CV-2),均战沉于这场战役。日本海军航空队命中列克星敦2枚鱼雷、2枚炸弹以及数发至近弹,尽管损管得利控制住了损伤,但是燃油蒸汽泄露引发的爆炸和大火使得列克星敦无力回天,在全员弃舰之后,菲尔普斯号驱逐舰(USS Phelps)对列克星敦执行了雷击处分,5枚鱼雷中3枚命中爆炸,另有2枚哑弹。

“我们终于在列克星敦沉没76年后找到了她。海燕号在珊瑚海水下3000米(大约2英里)的地方发现了这只二战航空母舰和飞机。我们铭记她勇敢的舰员们,是他们确保了美国在太平洋战场上的第一场战略胜利。”

“我们终于在列克星敦沉没76年后找到了她。海燕号在珊瑚海水下3000米(大约2英里)的地方发现了这只二战航空母舰和飞机。我们铭记她勇敢的舰员们,是他们确保了美国在太平洋战场上的第一场战略胜利。”

2018年3月4日,艾伦团队在距离澳大利亚东海岸500英里,珊瑚海水下3000米的地方发现了列克星敦号的残骸。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司令,小哈里·宾克利·哈里斯上将(Adm. Harry B. Harris Jr.)随后向保罗·艾伦团队表达了恭贺,他的父亲曾是列克星敦号的幸存舰员。《华盛顿海军条约》之后,列克星敦由战列巡洋舰改建而成,也是美国第二只航空母舰,被舰员们亲切地称为“列夫人”(Lady Lex)。

36架舰载机随列克星敦一同沉入海底,其中2架重叠在一起的TBD-1 鱼雷轰炸机

推测是菲尔普斯号对列克星敦实施雷击处分发射的5枚鱼雷中的2枚哑弹中的1枚

目前对列克星敦号的勘测依然在进行中,罗伯特·克拉夫特(Robert Kraft),艾伦团队的水下行动主管,表示列克星敦是团队的首要目标,因为她是在战争中损失的主力舰之一,经过半年的准备之后,很顺利地完成了对列克星敦的定位。相信在这之后,艾伦团队还能继续让更多的海底战争遗迹回到人们的视野中,为海军史研究、海洋调查等作出更大贡献。

2015年1月,扫描勘测了铁底海峡,发现29处残骸和8处碎片集中地,包括阿斯托里亚号、昆西号、文森斯号、北安普顿号、亚特兰大号、沃克号、德黑文号、普雷斯顿号、库欣号、拉菲号、巴顿号、蒙森号、利德号、吹雪、绫波、夕立、堪培拉号以及十余处未确认残骸

2017年10月,扫描勘测了苏里高海峡,发现扶桑、山城、满潮、山云、朝云残骸

本文参考了保罗·艾伦及其探索研究团队的个人网站、社交媒体与公开日志,大量相关研究机构与新闻媒体的报道等等资料。成文仓促,不胜惶恐,如有纰漏,悉听指正。

无数的舰船见证了人类与大海,人类与自身之间对抗斗争的壮丽史诗,谨以此文献给那些长眠于海洋深处、忠实、勇敢、奋战到最后一刻、钢铁之躯的伙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