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萨苏纳vs毕尔巴鄂竞技:毕巴的巴斯克血统还能保持多久

奥萨苏纳vs毕尔巴鄂竞技:毕巴的巴斯克血统还能保持多久

十九世纪末期的西欧,此时大航海时代早已过去了数百年,第一次工业革命使得英国从西欧地区脱颖而出,日不落帝国的崛起使得无数往日霸主落入尘埃,曾经靠着大航海时代强势崛起的西班牙早已沦落为西欧地区的”二等公民“。于是西班牙国内的有识之士们,一度掀起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浪潮,纷纷将自己的子女后代送往英格兰学习,希望从那里带来最先进的理念。

西欧地区的社交文化使得这些西班牙年轻人,很轻松地就融入了当地的年轻人之中。而此时的英格兰地区,足球运动正在蓬勃发展,成为当下最流行的娱乐与竞技活动之一,西班牙的学子们不仅在英格兰学会了先进的技术与理念,还学会了这项运动,并将它带回了伊比利亚半岛。

与此同时,英国的工业家们也大规模地涌入西班牙,在那里开办工厂,攫取自然资源,于是大批的产业工人背井离乡来到伊比利亚半岛上,在西班牙工作生活,并定居在这里,他们和当地的西班牙年轻人们共同努力,将足球的种子播撒在这篇土地之上,很快,一系列的足球俱乐部相继诞生,这些俱乐部的名字同时用英语而非西班牙语命名,例如休闲俱乐部(Recreation Club)、竞技俱乐部(Athletic Club),等等。

安达卢西亚地区拥有整个西班牙最富饶的矿藏资源,这里也成为了英国人最早的落脚点,一家英国公司获得了这里的资源开采权。他们将基地设在维尔瓦,并在这里铺设了西班牙的第一条铁路,工程师们,矿工,铁路工人们汇聚于此,工作之余,这群英国工人最主要的休闲方式就是足球。

1889年的平安夜前夕,这家公司的医疗主管威廉·麦凯建立了维尔瓦休闲俱乐部,这是西班牙国内第一家足球俱乐部,开创了西班牙足球的历史,而麦凯也成为了西班牙足球的工程师,在维尔瓦的足球博物馆里,至今还竖立着他的雕像。1890年的二月份,麦凯收到了一封来自塞维利亚的信件,信中说几位来自英国的年轻人在塞维利亚组建了一支俱乐部,想邀请维尔瓦前去塞尔维亚游览并踢一场友谊赛,麦凯欣然同意,于是两只球队在3月8号进行了一场友谊赛,参赛的大部分球员都来自于英格兰,最终主场作战的塞维利亚两球获胜——这是西班牙足球历史上的首场比赛。

就在这场比赛进行的同时,坐落于比利牛斯山脉西部、比斯开湾沿岸的巴斯克自治区,这里是西班牙最早的工业中心,这里也是西班牙北部的航运中心,造船业十分发达。由于与英国隔海相望,这里也成了许多英格兰工人的第一站,与他们相伴而来的,还有来自于南安普顿等英国海港地区的船坞工人,他们同样为这片土地带来了足球。

就在那场塞维利亚与维尔瓦的友谊赛进行前夕,毕尔巴鄂市的英国工人们建立起了毕尔巴鄂足球俱乐部——他们只比塞维利亚俱乐部的成立早了几天,是西班牙成立第二早的足球俱乐部。1898年,一群巴斯克当地学生建立起了竞技俱乐部,与英国人的毕尔巴鄂俱乐部并立在城市两端。

两强并立的局面只持续了四年,为了参加1902年的首届国王杯,两家俱乐部选择了达成协议,合并重组成了全新的Bizcaya俱乐部。这次的合并极为成功,他们一路过关斩将,并在决赛战胜了巴塞罗那夺得了首届国王杯的冠军。一年后,俱乐部正式更名为毕尔巴鄂竞技,沿承了此前英国人成立的毕尔巴鄂俱乐部的历史,是西班牙成立第二早的足球俱乐部。

创立之初,毕巴便确定了一条原则:只有巴斯克人才能为球队效力。而为了照顾英国人的情绪,另外一条规定是:只有英国人才能执教球队。毕巴与英国人之间的关系十分紧密,他们的主场球衣红白间条衫,便是来自于南安普顿船工们的提议,颜色与南安普顿俱乐部完全一致。不仅如此,就连球队主场圣马梅斯体育场的草皮都是从英国运来的。

在建队至今的一百三十余年历史中,毕巴获得过8次西甲冠军,24次国王杯冠军和4次超级杯冠军,39次闯入国王杯决赛的成绩也是仅次于巴萨,和皇马相同。自1928年西甲成立以来从未降级,同时拥有此荣誉的只有皇马和巴萨。而与西超双雄并列的事情显然不仅于此,在上世纪末期西班牙足坛各家俱乐部陷入经济危机,纷纷由会员制俱乐部改制为股份制俱乐部时,只有皇马,巴萨和毕巴三家俱乐部坚持了自己的会员制传统,也是如今西班牙仅剩的三家会员制足球俱乐部,某种意义上来说,毕巴才是西班牙足球的第三极。

但近年来的毕巴显然有些没落,足球全球化的高度发展使得毕巴单凭巴斯克地区的青训已经不足以支撑自己的地位,他们不得不放开了自己的选材条件,由此前只招入出生于阿拉瓦,吉布斯跨和比斯开三个地区的球员,变成了泛巴斯克地区,范围扩大到了纳瓦拉、拉里奥哈和法国北部的巴斯克地区。再后来,坎塔布里亚省的一部分也被包含进来,招募的范围不断在扩大,到了如今,出生地已经不再重要,他们更多的考虑是“在巴斯克足球中成长起来的”,这个新的定义给了俱乐部很大的操作空间。

曾任毕巴体育主管的扎扎拉巴尔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一个球员与家人在巴斯克地区生活多年而且在这里踢球,那么他就能代表毕尔巴鄂比赛”。在莱萨马的训练基地里,有出生在喀麦隆、葡萄牙、玻利维亚、哥伦比亚或者美国的年轻人,他们是毕尔巴鄂未来的财富。

但未来显然还没有到来,如今的毕巴还是只能混迹在西甲的中游,偶尔欧战资格,但单薄的阵容很难支撑他们双线作战,终究是要归于平寂。这赛季毕巴在半程过后排在了联赛第11的位置上,这也是过往几个赛季他们常待的地方。球队主场成绩远胜于客场,在主场的毕巴会踢得更为激进一些,四成的胜率对于一支中游球队来说还算不错。而在客场的毕巴则保守了许多,九个客场比赛,其中拿到了7场平局,可见球队的战术思路是怎样的。

此役对阵奥萨苏纳,两支球队都遭到了疫情的冲击,各有四人因此缺阵。大规模的球员缺阵,加上一向保守的客场战略,基于此数字对毕巴并没有多少支持,且在后续变动中持续对毕巴进行打压。这在某种程度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本就保守的毕巴可以借此制造跑出空间,考虑到球队在客场近八成的平局率,这场不妨也对其给予一些尊重,看好毕巴客场在收获一场平局。单子自然是要防一手的,目前的想法还没确定,稍后会打在农村老四,诸位可以留意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